聯系我們︰400-060-9693

帶量采購沖擊波︰醫藥股3000億市值蒸發

您在這里︰首頁 > 媒體報道 >

2018年12月8日,上海陽光醫藥采購網發布《4+7城市藥品集中采購擬中選結果公示表》,“帶量采購”靴子落地。隨後,A股市場醫藥板塊大跌,兩天內3000億市值蒸發。

事實上,在美國,絕大部分醫院都是通過GPO(集中采購組織)采購,GPO通過競價招標的方式訂立合同,其運行的基本流程與國內實行的藥品集中采購相似,包括發標、評標、談判、磋商、訂立合同和供應商交付等。

2019年1月2日,中美跨境醫療交流平台——好醫友醫療集團董事長黃亨利(HenryHuang)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中美之間不論在所有權結構、支付方式還是市場化程度上都有著顯著的差異,生搬硬套美國模式在中國很有可能水土不服,美國的GPO模式需要和我國的集中招標、帶量采購政策相結合來嘗試啟動。”

不過,從國內仿制藥企業在美國的銷售可以看出,類似帶量采購政策的實施對于企業來講並不真的是所謂的“洪水猛獸”。資料顯示,2013年,仿制藥拉莫三 的上市使浙江華海藥業股份有限公司(600521.SH,以下簡稱“華海藥業”)嶄露頭角,並成為其立足美國的關鍵一戰。當年,該單品的利潤分成為1.5億元人民幣。

▲節約10%~18%的成本

據黃亨利介紹,在美國,絕大部分醫院都是通過GPO采購,包括藥品、醫療器械、手術耗材,甚至辦公用品、膳食等。

公開資料顯示,GPO最早出現于1910年,經過100多年的發展,在降低醫療成本、提高醫療保健供應鏈運作效率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GPO本身並不采購或購買任何產品,作為采購中介商,其主要職能是代表會員醫院與生產商、分銷商及其他供應商進行談判,盡可能降低采購價格,通過訂立合同由醫院購買相關產品。

通常,GPO通過競價招標的方式訂立合同,其運行的基本流程與國內實行的藥品集中采購相似,包括發標、評標、談判、磋商、訂立合同和供應商交付等。GPO會根據醫院的采購數量或采購承諾給予價格折扣,數量越多,單價越低。GPO還會為會員提供市場研究、數據收集與分析等服務。

“在這種集團采購模式下,供應商只需與GPO商談,通過協議的方式銷售確定數量的產品,而不需要和醫院逐個談判,大大節省了溝通成本;而醫院也不必陷入復雜的物料采購事務中,節省了人力資源成本,大幅度提高運營效率。”黃亨利稱。

數據表明,全美5000多家醫院中約有98%至少加入了一家GPO組織。從控費效果來看,美國醫療保健供應鏈協會(HSCA)數據顯示,美國GPO能為醫療機構節約10%~18%的成本,按每年3000億美元左右的采購總額計算,為整個美國醫療體系節約的費用大概在300億~700億美元之間。

不過,黃亨利告訴記者,也有聲音認為,GPO並不能節省太多的費用,在控制藥品價格上沒有太明顯的效果。也有一些藥房不願花太多時間在GPO上,而是選擇直接找藥品生產廠商或供應商,拿到一些排他性的專科藥品,從而提高利潤。

據業內人士介紹,由于美國實行的是嚴格的醫藥分離,醫院只供應臨床住院和急搶救用藥,也就是醫院沒有門診藥房,患者拿到處方以後可以自主選擇購藥。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迄今為止,美國零售藥房也經歷了從多元化到連鎖化到服務化的發展歷程。美國的零售藥房是在19世紀末開始進入現代藥店階段,其標志性的事件包括立法明確醫學和藥學邊界以及化學制藥技術的高速發展。前者確立了“醫藥分家”的基本原則,使得零售藥房成為藥品,尤其是處方藥的主要銷售渠道;後者導致新藥制造專業化,藥劑師不再是“藥材商”。

數據顯示,美國前三大流通企業市佔率從1987年約30%上升至2016年96%。2017年,WalgreensBootsAlliance(WBA)部分收購RiteAid後,CVS與WBA成為美國連鎖零售藥房的兩大巨頭。

在黃亨利看來,零售藥房的運營邏輯和整體零售業在大趨勢下的運營邏輯是一致的。產品與服務的持續創新、高效精準的資本並購、持續性的門店拓展、多元化服務拓展、線上線下銷售相結合、全球化市場開拓以及數據化形態體系的構建,都是零售藥房在激烈的競爭中保持優勢的關鍵。

▲銷售費用“被砍”

事實上,“帶量采購”靴子落地後,國內醫藥企業在資本市場上表現情況並不理想。據央廣網顯示,從市場表現看,A股市場上,2018年12月6日,樂普醫療、貝達藥業、普洛藥業股價跌停;華東醫藥、泰格醫藥大跌超過9.5%;復星醫藥、萬孚生物、麗珠集團、海辰藥業、海正藥業、恩華藥業等逾20只個股跌幅超過5%。

那麼,帶量采購政策真的是“黑天鵝”嗎?

實際上,2013年1月份,華海藥業第一個緩控釋制劑拉莫三 控釋片在美國上市,據彼時媒體報道,華海藥業拉莫三 控釋片預計2013年為公司貢獻利潤約1.5億元。之後,公司通過技術提升,突破緩釋劑型技術壁壘,如奎地平緩釋片、強力霉素微丸片等多個高難度制劑獲批。華海藥業2018年半年報顯示,截至目前,公司自主擁有55個制劑產品美國ANDA文號。

在業內人士看來,由于有了采購量的保證,帶量采購真正降低的是藥企的銷售費用。

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2018~2023年中國醫藥行業市場前瞻與投資戰略規劃分析報告》稱,Wind數據顯示,2017年A股制藥板塊共171家公司,銷售費用共1298億元,佔總營業收入的25%。由于創新藥需要學術推廣,其銷售費用高于仿制藥。但通過對比發現,以仿制藥為主的中國藥企銷售和管理費用高于以創新藥為主的跨國藥企。2017年,中國A股制藥板塊銷售和管理費用佔比為37%,全球TOP20藥企銷售和管理費用佔比為28%,相差9個百分點。

因此,擠掉銷售費用等“水分”,正是帶量采購的初衷。

事實上,如何在保證質量的同時,降低藥品費用也是不少美國醫院高層一直以來思考的問題。

黃亨利告訴記者,由于美國醫療系統實行“醫藥分開”,並且大多數患者使用醫療保險支付,因此絕大多數醫生在提供醫療服務時不會考慮藥品費用問題,藥品費用一般不會影響到即時醫療決策。

“但對于醫院高層來說,藥品費用卻是除掉人員工資之外最大的開銷。除了通過集中采購組織GPO折扣價采購藥品(部分醫院自行向藥廠申請折扣),很多醫院正在采取改善臨床工作流程及增加藥費透明度等方式降低藥品開支。”黃亨利稱。

比如,某位患者因為手術需要使用對乙 氨基酚,患者麻醉後靜脈給藥的價格,比術前口服的價格高了35倍。而前者這種做法卻是常規,只因為在很多電子病歷系統的手術步驟中,“給患者使用對乙 氨基酚”被放在了麻醉之後,且注明“靜脈給藥”。醫生護士會嚴格按照“流程辦事”,藥費開支居高不下也就不奇怪了。

“一種改進措施就是根據最新臨床指南,藥品采購價格目錄去優化電子病歷系統中的臨床操作順序,以確保正確的藥,通過正確的途徑,在正確的時間提供給患者。只是改變臨床操作程序,就能有效降低藥費開支。”黃亨利表示。

另外一種降低藥費開支的探索是醫院將藥品價格透明化,讓開處方的醫生和購買藥品的患者都知道品牌藥和仿制藥(Generic)的具體價格差,在掌握充分信息的前提下進行醫療決策。

“比如洛杉磯的西達-賽奈醫療中心(Cedars-SinaiMedicalCenter),醫生和藥劑師會定期踫面,挖掘用藥的‘模糊地帶’,綜合考量各種藥物的安全性、藥效和價格等因素,核查高價藥使用的必要性,以及是否存在低價但藥效和安全性相當的替代藥。還有一些醫院通過開發數據分析工具,來掌握藥品價格實時波動信息,及時尋找低價替代選擇;也有醫院在電子病歷中搭建藥品價格模塊輔助決策,在醫生開具處方時自動顯示相似藥品及其價格水平。”黃亨利表示。

此外,據介紹,一些醫院通過優化庫存管理,及時清除無用、重復、使用率低的藥品;或者與托管機構合作,對一些高價低頻的藥物,實行按需采購,不存庫。

來源︰中國經營網

作者︰張玉

本站

               

      企業資訊

                  

      媒體報道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