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400-060-9693

癌癥治療後,你該如何面對生活的“新常態”?

您在這里︰首頁 > 醫學資訊 >

大多數經歷過癌癥的人,都會對生活更加珍惜。不過,在經歷了漫長的癌癥治療後,幾乎所有幸存者可能都會有些不適應,需要一些時間來接受自己的新身份,面對“新常態”。

作為一名癌癥幸存者和治療師,史黛絲·富勒(Stacey Fuller)分享了自己抗癌後的心路歷程,希望幫助與她有共同經歷的患友,更好地面對“後癌癥時代”的自己。


圖片來源GoodTherapy

經過近一年的艱難治療,我完成了所有的癌癥療程,終于可以回歸生活了。在接受最後一天的放療後,那種興奮和自由的感覺讓我永生難忘。我和丈夫去了夏威夷旅行慶祝,我覺得自己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活力。就像被捂住口鼻好幾個月,現在終于可以自由呼氣了。我擺脫了癌癥治療對身體和情感的束縛。

然而,當我從夏威夷度假回來時,我發現境況已經跟治療期間不同了。

郵箱中再沒收到支持鼓勵的明信片,朋友們的郵件“簽到”少了,果籃也沒有人再送,加油打氣的電話也少了,醫療預約不那麼頻繁了……整個支持系統開始瓦解,接著是一種巨大的、黑暗的、令人不安的失落感。我發現,自己居然冒出這種想法︰“我原本可能已經死了,而且之後我仍然還是會死的!”我開始意識到,自己的余生都將生活在癌癥的陰影下。

很快就到了返工的時間,我開始感受到朋友、家人和同事的期望所帶給我的壓力。我完成治療後,每個人都希望我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但我知道,自己已經變了,永遠地變了,再也回不到過去的我。我開始感到抑郁和焦慮,開始懷疑是不是應該尋求幫助。

親愛的癌友,我的這段經歷能引起你的共鳴嗎?這似乎是我所接觸過的癌癥幸存者共同的體驗。這種經歷對癌癥患者來說非常普遍,現在美國許多癌癥專科醫療機構現在都在采取行動,創建幸存者項目,以滿足癌癥患者持續的心理健康需求。他們把癌癥後的這段時間稱為“新常態”。

“我們必須承認舊的、癌前的生命已經過去了,必須設法為自己找到新的生命。”

為什麼我們這麼多經歷過癌癥的人在治療後會面臨抑郁和焦慮?

癌癥診斷恐怕是最令人震驚和恐懼的經歷之一。對很多人來說,這是一段痛苦的經歷。即使對那些沒有受到心理創傷的人來說,這永遠不會忘記。

在確診之後,我們會經歷一段壓倒性的時期,在這段時間里,我們努力控制自己的恐懼,盡可能準確地把握治療中將面對的東西。我們經常不得不在很短的時間內快速決定治療方案,幾乎沒有時間去處理所有的恐懼和不安。

然後,我們開始治療,專注于度過難關。我們不斷壓抑自己的情緒,與自己體內的“斗士”建立聯系。等到治療結束後,之前那些出于自我保護而被壓制的情緒開始重新出現。這種強烈情感會讓我們措手不及,可能會經歷焦慮和抑郁。

對許多人來說,治療的結束僅僅標志著一系列全新挑戰的開始︰如何控制對復發的焦慮和恐懼,如何放下已經失去的舊生活,如何應對你所經歷的巨大痛苦?你可能和我一樣,在新的“癌癥後身份”中迷失了方向。

你可能想知道,如何在癌癥後讓生活重回正軌?但事實上,每個人的癌癥病情和治療經歷有所不同,每個人的處理方式也各不相同。有些人需要一些時間來恢復身體,重新接納並原諒“背叛”過他們的身體;有些人想要探索他們在癌癥經歷中找到的新意義;還有些人可能需要一些幫助來實施某項計劃,把自己的健康放在首位……

當然,來自病友的支持也很重要,有相同經歷的人最能理解你的經歷和感受。你可以選擇參加各種線上線下的病友群(可點擊文末圖片加入好醫友患友群),分享自己的故事,听听別人的心得,或者與專業醫生交流,來理清自己的情緒。如果實在不願意與他人討論癌癥,你也可以思考或記錄下這些情緒來獲得釋放和緩解。

當你遇到新的醫療問題時,也可以向一些專業機構求助,在世界範圍內尋求解決辦法。漢鼎好醫友為癌癥患者搭建了一個直通全球醫療的平台,願舉全球醫療之力,助你戰勝疾病和恐懼。

本站

               

      企業資訊

                  

      媒體報道

                                
Go to Top